Qmmmm-

你是甜的,也是我的。

【酒茨】定情

-茨木:红叶什么的最讨厌了。挚友才不会喜欢。哼。
-试水

啪。

酒吞童子又砸了一个空酒瓶。

“挚友……”茨木童子低低地唤他,清澈的眼底是藏也藏不住的情绪,失望,心疼,难受,愤怒……五味陈杂。

“红叶……晴明!”前一秒是温柔的呢喃,后一秒是滔天的恨意。酒吞童子反反复复地念着这两个名字,狠狠地灌了一口酒。辛辣的烈酒入腹,尽数淋在心头那道鲜血淋漓的口子上。

“挚友……你可是三大鬼王之一啊,现在……现在竟为了一个女人沦落至此?!”望着满地的空酒瓶子,见酒吞童子满眼都是那个女人,偶尔会闪过几丝对黑晴明的恨意,竟容不下一点他的位置,茨木童子忍不住上前几步,一把夺过酒吞的酒葫芦:“看着我!”

空气里弥漫着酸。

“滚!”酒吞童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扑向茨木,试图抢回自己的酒。除了红叶,就只有酒能慰藉自己的心了。

大概是酒喝得多了,酒吞童子一个踉跄,一把将茨木按在了地上。茨木猝不及防,手松了开。酒葫芦在青石铺的地板上滚了几圈,醇香的液体缓缓流出来,将一小块地面染深了颜色。

醉酒的鬼王毫无理智,一心只想掐死身下这个洒了他酒的罗门生之鬼,手上的力气却因为太醉而比平时小了许多。饶是如此,茨木童子也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挚友……咳……哈哈哈哈哈……咳咳……你终于肯……咳……咳……肯和我打一架了么……咳……”茨木童子意外的很高兴,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挚友他,终于肯看我了。

正对上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酒吞童子怔了怔,手上的力减轻了些,漆黑的眼瞳里飞快地划过一缕光芒。他努力地想要抓住那束光,却和它擦肩而过。

“挚友,你这些时候整日整夜地灌醉自己,为了那个女人荒废自己,我……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她,又怕你醒了会怪我多事,只好忍着。”茨木童子脸上满是恨意,转而又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酒吞,见他似乎没有不愉的样子,才接着说:

“我几次攻击你,你都不还手,明明以前你都会满脸不耐地把我打败,然后嗤笑一声说我弱,永远都是输……”茨木童子说着说着就眼眶微红了,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委屈,望向酒吞童子的时候隔着一层氤氲的雾气,活脱脱是个讨不到糖的小孩子。

“你……以后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就算是骂我也好……只要你肯对我开口就好……也不要再为那种女人买醉了……我看着心疼……”茨木童子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乎听不见,“我好像……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真的……”茨木的颊上晕出两抹红霞,蔓延到耳廓,再到脖颈,看起来颇有点可人。

酒吞童子把每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直到最后一句结束。他脑海中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呵,原来自己连真正爱我的是谁都看不清么。看着那抹可口的粉红色,酒吞童子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眼底激起了深沉的欲望。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酒吞童子这么想着。

于是毫不犹豫地,酒吞童子的唇附上了茨木的,舌尖细细描摹着他的唇瓣,极尽温柔。吻罢,茨木童子心里似是有糖块融化,甜甜的一点一点充盈了心房,一池春水已经被搅得乱得不能再乱了。他就这么痴痴地看着眼前的鬼王,满心欢喜。

酒吞童子望着心上人,目光里沾染了点点暖意,他把带了水渍的唇贴近茨木童子的耳朵,呼吸的气流让茨木有点痒。

“对不起,对你的喜欢来得晚了些。”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说,用他最温柔的嗓音,用他最真诚的心。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