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mmm-

你是甜的,也是我的。

【魔道】震惊!萌的idol和太太是同一个?(二)

👉🏻沙雕脑洞


-今日份的ooc

-羡羡掉马+地下情曝光

-掉马经过是朋友帮忙想出来的啦……我实在编不下去了……

-扒马甲这种事当然应该交给洋洋啦!


前文👉🏻(一)




W过去号称是耽美圈最神秘的太太——没有照片,没有微博,没有章节入V,他把评论区关闭了,粉丝留言一个不回。W没有签约任何一个平台,但是所有平台都有他的文,他没有固定的更新时间,一个个坑说弃就弃。哪天高兴了几万字几万字地发,不高兴了,连着几个月杳无声息。


哦,简介栏倒是没空着:“男,无车无房无颜无才,有男友一。”


圈里猜什么的都有,什么单身萝莉纯情小受火爆御姐霸道老攻……热度终年不减。


喜欢他的粉丝死心塌地,不喜欢他的粉丝也是数不胜数。两派纠纷不分高低。


不过这和W没什么关系,日子照样过,坑照样弃,更照样拖。但是他文笔真的一绝,篇篇惊艳。于是粉他的更捧,黑他的更狠。


那么问题来了,W的马甲既然裹得那么严实,又怎么会被扒下来呢?


巧了,魏无羡也想知道。


默默地划动手机屏幕,魏无羡一口牙差点被自己咬碎。半晌,从他喉咙里一字一顿地溢出一个名字:“薛,洋,……你很好!”


魏无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恨过一个人,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去手撕了他。


“啊……薛洋这个现世宝……这都什么事儿?!!”


魏无羡很颓唐地倒在床上,手机失去了支撑,砸在床上发出闷响,屏幕上一闪一闪地亮着薛洋的直播。


“……现在我在云梦……对,来拍戏哈哈哈……嗯……我不想住宾馆……就找魏无羡借了他的房子……啊对,他现在不在云梦……他好像去姑苏了吧……嘻嘻嘻,我来带大家揭秘一下他的房子……呵,说我人品不好的那个……你想想我什么时候人品好过……”


fuck……魏无羡在心里默默地骂,当初就不该把这个杀千刀的放进他家。


寂静的房间里继续幽幽地响着薛洋的声音。


“当当当当~嘿嘿……这是魏无羡的电脑吧……让我们来看看……啧……一个人在家还设什么密码……我来试试……他生日……啊不对不对……他出道的日子……啧也不对……蓝忘机的生日……bingo~!……哈哈哈我是不是特聪明!”


“啧……你问为什么魏无羡电脑密码是蓝忘机的生日?……切。情侣之间不是很正常吗……哦~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他两没公开……嘻嘻没事……我帮他们公开了啊……他们在一起……嗯……很久了吧……大概高中?……嗯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哈……我今儿心情好,一定不会瞒而不报的啦……”


md……忘了没公开?哈哈哈哈哈哈哈薛洋啊薛洋,你要不是故意的老子和你姓……


“哦,让我看看这电脑里有什么好玩的……emm……怎么都是文档……嘻嘻,魏无羡这小子还会写文哈……以前怎么没发现……诺……你们品品……”


说着薛洋把手机对准电脑屏,满屏密密麻麻的小字昭示着主人的才华。


听到这,魏无羡一拳一拳打在软软的大床上,脑子里是薛洋被他一拳拳捶到鼻青脸肿。


后来发生了什么……想也知道。直播被魏无羡一把关掉,耳边没了薛洋烦死人的声音,魏无羡心情平复了不少。


他就想不通自己上辈子欠了薛洋什么,他今生要来找他还清。


操,老子藏蓝湛藏了那么久……


他想象中的公开恋情应该是发一张无名指的钻戒照,或者隔空比个心……再配上一段唯美的语言……嗯……多浪漫……


然而现实给了他一个血淋淋的教训——远离薛洋。





-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沙雕东西……

-做坏事嘛……嘿嘿……薛洋洋当仁不让。




【魔道】震惊!萌的idol和太太是同一个?(一)

-我来填我的沙雕脑洞……
-ooc预警!
-开个头。

#震惊!某知名W姓男星竟偷偷干这种事... ..#
#这个世界怎么了?! #
#男票是gay怎么办?! #
#男朋友和老公在一起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私设魏无羡和蓝湛是一线大明星,特别红的那种,并且是从高中开始的竹马竹马
-如你所见,魏无羡还有个身份是某耽美圈大神……



-来自师妹的嘲讽。




天地良心,魏无羡真的几百年才赖一次床。

“翁……翁……翁…………”

“啊……哪个混蛋!”大床中间隆起的一团凌乱的被子,被一只骨节分明纤细白皙的手胡乱扯开。明明头还闷在被窝,那只手却灵活地一路摸索,在床头轻易地寻到手机,接起后又点开扬声器,一气呵成。那手就像失去了支撑,重重砸在床上,动也不动。

“喂?!”声音因为被扰了清梦充斥着怨念,但是隔着一层被子,又带着刚醒来特有的鼻音,所以多了一丝慵懒迷人,少了一些危险性。

“哟,出了那么大事你还睡得挺好啊!真该让你经纪人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啧……换了我我也被你气死。”对方可一点没顾忌,一上来就冷嘲热讽。

“江澄?”这种阴阳怪气的语气,也就只有江澄敢对着魏无羡说了。“你什么意思?我出什么事了?”真是莫名其妙。

“哦,没什么,不过是你的,花,边,新,闻。对面可是大红人。”那头传来轻笑,笑声里满满的幸灾乐祸。

“……不是我说,你大早上的专门跑来和我说这种无聊的东西?!经纪人一个电话过去不就完了吗?江澄你真是越来越无聊了啊!”

“切!……”

懒得去理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作为两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魏无羡和江澄的相处方式一直是找到对方一点点小事就能拿出来说三年的那种,所以魏无羡在对面再次开口之前眼疾手快地把电话一把掐断。

之后魏无羡慢悠悠地起床,慢悠悠地去卫生间洗漱,慢悠悠地烧了壶水,在等水烧开的时候慢悠悠地猜着他的绯闻对象。

这经纪人也是,平时不都五分钟的事,还轮到江澄来嘲笑一通。也不知道对面多大来头。

想着想着水开了,魏无羡慢腾腾地打着哈欠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拿了勺子搅几下舀一勺吹几口优雅地往嘴里送,同时手上点开热搜榜。

“噗……咳咳……咳……”

1.魏无羡 蓝忘机 gay 2038172(热)

2.魏无羡 W 1051679(热)

…………

啧,这来头,真是大。


-老子为什么要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开个短小的头表示我不会放弃它。
-后面几篇不会这么短了!







【魔道】震惊!萌的太太和idol是同一个?

-记一个沙雕脑洞……
-主忘羡,副薛晓
-占tag抱歉!


#震惊!某知名W姓男星竟偷偷干这种事... ..#
#这个世界怎么了?! #
#男票是gay怎么办?! #
#男朋友和老公在一起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私设魏无羡和蓝湛是一线大明星,特别红的那种,并且是从高中开始的竹马竹马
-如你所见,魏无羡还有个身份是某耽美圈大神……
-本文主要讲述魏无羡掉马以及忘羡地下情曝光的故事……
-适当穿插薛晓,大概薛洋也是镁光灯下的人,晓星尘是圈外人,两人和忘羡私交很好,等忘羡曝光薛洋大概会公开……
-当然师妹吐槽日常依然在线……



-好了我也知道这很沙雕……
-占tag抱歉!!

【忘羡】同居日常(四)关于小号

-当你发现你媳妇背着你有了小号
-现代向
-甜甜甜

魏婴最近不对劲,很不对劲。

这是蓝忘机作为一个攻的直觉。

比如魏无羡这几天盯着手机的时间很长,还会对着光屏发出痴笑,一脸淫荡,但是他所有的社交软件上显示的状态统统都是[离线请留言]。

再比如魏无羡这几天和江澄走得很近,虽然说他们一直很近,但是现在近得很反常。魏无羡和江澄交谈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露出和看手机时一模一样的表情。

这是出轨了?

不像啊。

要说魏无羡和江澄之间要发生什么早发生了,还等到现在?

总感觉魏无羡这几天盯着他的眼睛里散发出一种,蠢蠢欲动的,狼性的光,有点猥琐。这让他很不舒服,同时敏锐地察觉魏婴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关于他们之间的。

到底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蓝忘机决定去翻魏无羡的手机。

这还是他第一次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蓝家从小对他的教导让他有点心跳加速。

他趁着魏无羡去洗澡的时候摸起桌上的手机,屏保是蓝忘机养的兔子,白白胖胖的一只,煞是可爱。

想到刚刚魏无羡口无遮拦的调戏,蓝忘机的脸微微有些烫。

“二哥哥我去洗澡了哦~~~”

“……哦。”

“二哥哥不要一起么~~~可以提供特殊服务哦~~~包您满意呢~~~”

“……”

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住没有去把那缠绵魅惑的尾音狠狠堵住的。

自己是不是太宠他了?

蓝忘机默默想着。

修长如玉的手指划开屏幕,输入密码——是他的生日,然后发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企鹅号。

那个号等级只有一个月亮,看样子注册不久。

默默地翻完聊天记录,蓝忘机冷笑一声,连翻了别人隐私的惭愧都被气没了。

呵,自己果然是太宠他了。

等到魏无羡洗完澡出来,就收到了一份大礼。

十分钟后,蓝忘机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满意地看着魏无羡有些破了的红肿唇瓣,还有他渐渐染了红的耳根。

怀里的人大口喘着气,唇上还残着水渍,看起来甚是可口。

魏无羡无视自己涨红的脸,努力扬起一抹弧度:“蓝湛你今晚很奔放嘛。”

“听说你想反攻?”

“你怎么知……不不不……怎么会呢哈哈哈……”

“你说谎的时候笑得很丑。”

魏无羡的笑僵死在脸上。

“呵呵……哦……这个……我……你……”斟酌了半天,魏无羡突然灵光一闪:“我这不是想增加一点情趣嘛哈哈哈……”

“你看我们都老夫老妻了……”

“恩?嫌我老?”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家二哥哥最好看。”天地良心啊。

“你想增添情趣?”

“……”怎么办?答是的话会死在床上吧???

“你还想躺着?”小心思被蓝忘机一眼看穿。

“……不躺着,还站着?”嘤嘤嘤谁来救我啊,自己会成为第一个死在男人身下的男人吧?

“你说的情趣,不满意?”

“当然……满意啦,特别满意哈哈哈……”还我的小古板!!!

“那么,开始吧。”

——————和谐和谐——————

事后,魏无羡乖乖承认……

都是江澄唆使自己的,自己真的是被诱骗的嘤嘤嘤。

不过自己真的没有忘了问什么吗?

@H.r



【忘羡】同居日常(三)自修课

-甜甜甜
-现代向
-算小段子吧

说到蓝忘机的优点,无非就是:

成绩好,

长得好,

家教好,

哪哪都好。

但是没有老师会想叫他管自修课的纪律,除非那个班上没有一个叫魏无羡的人。

在归蓝二哥哥管的自修课上,整个班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正襟危坐认认真真……简直能把所有赞美学生专心学习的词全占了。

除了魏无羡。

对此,蓝忘机表示:“我老婆,我宠的,我兜着。”

看看,多感人肺腑的心里话。

于是蓝忘机被老师和颜悦色地撤销了管理的任务。

整个班都对老师的决定表示赞同。

因为除了魏无羡以外他们也可以在自修课上闹了。

【忘羡】同居日常(二)物理课

-物理课上的小脑洞
-甜甜甜
-魏无羡,我依然爱他。


某日,物理课。

蓝启仁:“……把体重计放在下降的电梯里发现体重为零……”

魏无羡:“nice!我轻了。”

蓝启仁脸黑了黑,忍了。

“……坐过山车发现感觉不到椅子对你的支持力……”

“卧槽!被甩出去了?”

蓝启仁脸更黑了,忍不了了。

“……魏无羡同学请出去。”

“好的!”

蓝忘机默默跟上。

“……蓝湛站住。”

“……媳妇最大。”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蓝·护犊子·湛已上线。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蓝·心疼自家的白菜·启仁已下线。

【忘羡】同居日常(一)早安吻

-现代向
-甜甜甜
-魏无羡,我爱他。


某日,魏无羡赖床了。

蓝忘机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挤进房间,倾泻在魏无羡的睡颜上,长长的睫毛投下阴影。

“唔……”魏无羡眼皮动了动,把被子拉过头顶,在大大的双人床上打了几个滚,把自己裹成一个蛹。

“起床了。”蓝忘机清清冷冷的嗓音响起,落在魏无羡耳朵里却是格外的动听。

“不嘛,要二哥哥亲亲才起来。”魏无羡懒懒散散的声音闷在被子下,撩拨着蓝忘机的心弦。

“呵……”低低地笑了笑,磁性且带着浓得化不开的宠溺,蓝忘机掀开被子,在魏无羡唇上浅浅印下。

满室温馨。

“该起来了?”

“再来一个……”

“……这是第五个了。”

“那就再亲一下。六六大顺嘛。”

“不如直接凑个整。”

“蓝湛你真是深得我心。”

【双杰】重逢

-果然舅舅和羡羡才是真爱
-ooc的舅舅

自从得知魏无羡修鬼道是因为把金丹给了他,江澄感觉自己和那个人的关系更僵了。以前还能借着恨意骂他两句,再用紫电抽上他两鞭,现在见了面,却连空气都是尴尬的。

江澄在莲花坞关了自己足足一个月,再出门时下定决心要去云深不知处拜访那两口子。魏无羡你他妈的给我等着,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回云梦看看。呵,你眼里就只有蓝忘机!江澄恶狠狠地想着,在想到蓝忘机时眼底的怒意浓郁得有如实质。自家的白菜,虽说也不怎么好,但是怎么也轮不到外人来拱。

江澄端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站在了云深不知处门口,正了正发冠,抚平衣袍上的褶皱,呼出一口长长的气。

终于,要见面了么……不知道他这些天过的怎么样……他……

“这位道友,云深不知处禁止闲杂人等入内。”一名蓝家弟子一身披麻戴孝的蓝家校服,打断了江澄的胡思乱想。

这么多年了,蓝家人真是比以前还要煞风景。江澄回头,用力瞪着那名蓝家弟子,很想在他身上瞪一个窟窿。

“……呵呵,原来是江宗主,蓝家有失远迎……呃,既然是江宗主,自然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那个,在下先告辞了……”那弟子心有余悸地咽了口唾沫,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哼,蓝家的小辈倒是比以前圆滑得多了。

江澄重新理了思绪,再见了不知该对他说些什么,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聊天,还是很有诚意地给他道歉,亦或者什么都不说,用愧疚中夹杂着点点期待的眼睛望他……

江澄的满心歉意在见到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在院子里卿卿我我时,烟消云散。老子他妈大老远从云梦跑过来跟你道歉你就这么招待我?

蓝忘机先看到了江澄,他拍拍魏无羡,示意他从自己身上起来,魏无羡赖着一动不动。蓝忘机只好坐着跟江澄说话:“江宗主,不知所来为何事?”

“我来找魏婴……”老子本来找他道歉的,现在来和他打架!

魏无羡看着江澄,嘴巴张了又合上。

满世界的寂静。

“魏婴你都不知道回家看看……”还是江澄先打破的沉默,但是头垂着,声音里饱含委屈。

魏无羡顿了顿,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定格在一抹没心没肺的笑。“云深不知处不算我家么。”

“……!”江澄猛的抬头,眼底划过哀伤。“魏婴……你真是……好,样,的!”言毕,扭头就走,像是毫无留恋,留下一个很潇洒的背影。

一,二,三……江澄在心里默默算着,算他数到几魏无羡会叫他。然而,失望至极。

江澄背对着魏无羡和蓝忘机,衣袍被风吹得鼓起来,颇有些落寞,眼眶突然的就红了。

他恨恨地吸了吸鼻子。

江澄就这么一步一步走着,明明是很短的距离,他却觉得走过了千年万年。是不是,出了云深不知处的大门,我和魏婴就行如陌路了?

耳边的风声很大,却掩盖不住一句让他欣喜若狂的话。

“江晚吟!”那个声音说,“你等着吧!我可不会一个人去!”

江澄的眼眶愈发红了,连带着脸颊也是红彤彤的,一直延伸到耳廓。心脏跳得很快,是兴奋的。

只要是你。

【酒茨】定情

-茨木:红叶什么的最讨厌了。挚友才不会喜欢。哼。
-试水

啪。

酒吞童子又砸了一个空酒瓶。

“挚友……”茨木童子低低地唤他,清澈的眼底是藏也藏不住的情绪,失望,心疼,难受,愤怒……五味陈杂。

“红叶……晴明!”前一秒是温柔的呢喃,后一秒是滔天的恨意。酒吞童子反反复复地念着这两个名字,狠狠地灌了一口酒。辛辣的烈酒入腹,尽数淋在心头那道鲜血淋漓的口子上。

“挚友……你可是三大鬼王之一啊,现在……现在竟为了一个女人沦落至此?!”望着满地的空酒瓶子,见酒吞童子满眼都是那个女人,偶尔会闪过几丝对黑晴明的恨意,竟容不下一点他的位置,茨木童子忍不住上前几步,一把夺过酒吞的酒葫芦:“看着我!”

空气里弥漫着酸。

“滚!”酒吞童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扑向茨木,试图抢回自己的酒。除了红叶,就只有酒能慰藉自己的心了。

大概是酒喝得多了,酒吞童子一个踉跄,一把将茨木按在了地上。茨木猝不及防,手松了开。酒葫芦在青石铺的地板上滚了几圈,醇香的液体缓缓流出来,将一小块地面染深了颜色。

醉酒的鬼王毫无理智,一心只想掐死身下这个洒了他酒的罗门生之鬼,手上的力气却因为太醉而比平时小了许多。饶是如此,茨木童子也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挚友……咳……哈哈哈哈哈……咳咳……你终于肯……咳……咳……肯和我打一架了么……咳……”茨木童子意外的很高兴,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挚友他,终于肯看我了。

正对上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酒吞童子怔了怔,手上的力减轻了些,漆黑的眼瞳里飞快地划过一缕光芒。他努力地想要抓住那束光,却和它擦肩而过。

“挚友,你这些时候整日整夜地灌醉自己,为了那个女人荒废自己,我……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她,又怕你醒了会怪我多事,只好忍着。”茨木童子脸上满是恨意,转而又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酒吞,见他似乎没有不愉的样子,才接着说:

“我几次攻击你,你都不还手,明明以前你都会满脸不耐地把我打败,然后嗤笑一声说我弱,永远都是输……”茨木童子说着说着就眼眶微红了,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委屈,望向酒吞童子的时候隔着一层氤氲的雾气,活脱脱是个讨不到糖的小孩子。

“你……以后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就算是骂我也好……只要你肯对我开口就好……也不要再为那种女人买醉了……我看着心疼……”茨木童子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乎听不见,“我好像……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真的……”茨木的颊上晕出两抹红霞,蔓延到耳廓,再到脖颈,看起来颇有点可人。

酒吞童子把每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直到最后一句结束。他脑海中是前所未有的清明。呵,原来自己连真正爱我的是谁都看不清么。看着那抹可口的粉红色,酒吞童子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眼底激起了深沉的欲望。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酒吞童子这么想着。

于是毫不犹豫地,酒吞童子的唇附上了茨木的,舌尖细细描摹着他的唇瓣,极尽温柔。吻罢,茨木童子心里似是有糖块融化,甜甜的一点一点充盈了心房,一池春水已经被搅得乱得不能再乱了。他就这么痴痴地看着眼前的鬼王,满心欢喜。

酒吞童子望着心上人,目光里沾染了点点暖意,他把带了水渍的唇贴近茨木童子的耳朵,呼吸的气流让茨木有点痒。

“对不起,对你的喜欢来得晚了些。”酒吞童子对茨木童子说,用他最温柔的嗓音,用他最真诚的心。